Monthly Archives: June 2014

移动硬盘在Win7下无法识别,设备管理器中显示为黄色叹号

一开始以为是供电不足,但是后来发现只要开机前插上移动硬盘就可以被识别,应该是驱动问题。

搜索之后发现,并不是Win7驱动不起来我的移动硬盘,也不是缺少USB驱动,而是Win7因为种种原因识别不出来它是个USB移动硬盘,从而无法安装对应驱动。解决办法就是手动为它安装USB驱动,这个驱动并不需要下载,直接在Win7里就有,只要在安装驱动时选择 Standard USB controller -> USB Composite Device即可。

参考资料:http://www.jinnsblog.com/2011/01/how-to-fix-usb-unkonwn-device.html

2012年安徽高考语文卷作文仿作:那些被放来放去的梯子们

注:又是一年高考时,看到安徽卷那充满哲学气息的语文作文题,我不得不庆幸自己早出生了那么两年。2012年的安徽高考语文卷的作文题目是“梯子不用请横着放”,我当时突然兴之所至,写下这篇同题文章。人不中二枉少年,然而今日还是决定将当初的这篇文章张贴出来,免得哪一日硬盘损坏再也找不回来,也以此纪念我的大学时光。

梯子们抑或是被贴上“注意安全”的标签,抑或是被横着放下,无非是为了防止倒下来的时候砸到人。因为在人看来,梯子是人造出来的,当然要100%的服从人的意志;如果梯子忽然哪一天无缘无故的倒下来砸到人,那自然是大逆不道的事情。为了防止梯子倒下来,聪明的人们想了很多办法,那些不怎么容易倒的,贴上个“注意安全”的标签,梯子便乖乖的站在原地,再也动弹不得,即使有时候有心动弹那么两下,一看到身上的标签,便也老实了;有些不那么老实的梯子,那得横着放倒,不然还会有时候蹦跶来蹦跶去;而有些么实在是不老实,就算是放倒了有时候还是站起来砸到人,人对这些梯子的处理也经常毫不留情——经常是直接锯了扔掉,让你再也当不成梯子。

有用的时候立起来用,没用的时候直接放倒,这样事情大家其实见得不少。比如说拍虎的周正龙,本来正龙同志拍到了华南虎是好事一件,做成的话弄个旅游风景区国家保护区,那自然是功劳一件;很可惜的是,事情办砸了。正龙这架梯子没用了,怎么办呢?继续放着,说不定哪天就倒下来,一砸一大片人,这样的事情当然不能发生;所以后来正龙同志就被关进去了,彻底放倒,就不怕砸到人了。

一开始发现没用的时候放倒,后来发现有用的时候再立起来,这样的事情也很多。比如说李娜,刚开始脱离国家体制单飞的时候,那自然是属于被放倒的对象,不能让你随随便便和媒体说话,批评体育制度;等到李娜拿了冠军了,这梯子开始能成为某些人升官发财的梯子了,于是李娜又被立了起来。这梯子刚被油漆过,光辉鲜亮,当然旁边的那一行“注意安全”小字,却是照例不能少的。

升官发财的梯子,大家都想爬,至于这梯子怎么来的,根本不重要。四川512地震,震碎了国人的心,震下了国人的泪。这么一个梯子,有些人当然不能错过,利用灾后人们的同情心和捐款,为自己盖楼买车,发国难财;煤矿矿难,死伤无数竟然还有人能因为“指挥抢救得力”受到表彰。当梯子的价值利用完了,那些梯子背后的血与泪,谁还会管呢?

梯子的下场也各有不同,听话的梯子,也许能被放进陈列馆,写上这是XXX的梯子;不听话的梯子,有的被贴了条子,放了人看着,如果你想动一动就立马有人过来;有的梯子还有利用价值,却又比较危险,所以用起来得小心翼翼,比如维基解密的阿桑奇,一面得报道他是怎么受到国外政府迫害的,一遍得把维基解密给屏蔽了,免得梯子砸到人。

然而梯子们却很难有所作为,一则梯子毕竟是梯子,被人放来放去又能如何?二则梯子的生杀予夺最后还是在人身上,万一惹怒了人,将你用锯子锯断让你这辈子废了,又能如何?

梯子终究为梯子,被人放来放去。